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苏春艳一大早就去公司请了两天假。原因很简单:一是昨晚没睡好,二来孩子离不开她。随后她就去菜市场买了些东西。

当她回到家的时候,老两口不知啥时候已经来了。老太太抱着小孙女,不无慌张地对苏春艳说:“春艳哪,你看这孩子是咋的啦?咋就啥也不吃呢?只想哭,还哭不出来。”

小家伙的脸色一阵白、一阵青的,十分地焦躁不安。其痛苦的样子让所有的大人无不深感恐慌。

苏春艳打开孩子的尿不湿,没看有任何的排泄物。还是老太太观察周到,发现了孩子的肛门口堵着一团石膏状的物体:“哎呀,孩子怕是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?”

苏春艳也看见了,猛然断定是奶粉出了问题。于是冲着江河水道,“都是让你给嘚瑟的!昨晚我让你别买太差的,你就是不听。这回我看你咋整?”

江河水的心里比谁都不好受,让苏春艳这么一埋怨,就像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、苦不堪言:“我去超市了,那不是关板儿了嘛。再说啦,我寻思八十多块钱的奶粉也不便宜啊?”

“行啦,别尽扯些没用的!”老爷子开了口,“不行就赶紧送医院吧。”

老太太斜瞪了老爷子一眼,“去医院不也是个扣嘛?我看,这孩子和你那回差不多?”她的话让几个后生怎么都听不懂,只有老爷子明白是咋回事。

老爷子一阵臊得慌。老太太让江河水找出个挖耳勺,开始为小家伙扣那团石膏状的物体。苏春艳又叮嘱江河水赶紧去买奶粉。江河水哪敢有丝毫的懈怠,把儿子也一起拽了出去。

老爷子看着老太太,一桩往事历历在目:

一九四八年的夏天,解放军势如破竹,把国军干的那是一路小跑。那时老爷子刚参军。在一次著名的战役中,他连国军是啥模样儿都没看着,就被一顿炮弹炸飞了。自空中着实一落地就完全不省了人事,一副担架将他抬到了后方医院。抬他的是两个灰头土脸的女人,其中一个便是正值花季的老太太。伤员实在太多,相当一部分根本轮不到那些专业护士的照料。根据院长的吩咐,老太太便成了他的监护人,不曾想一守就是一辈子。

几天后,老爷子仍旧处于深度的昏迷之中。老太太是个大闺女,在院领导的劝说下,最后答应连尿带屎的一并伺候他。老爷子似乎也明事,一直都是不排也不泻;只是肚子涨的难受,与眼下这个小家伙差不多。老太太找来医生一检查,原来他为了死后不作饿死鬼,战前海吃了什么不易消化的东西。无奈,老太太帮他扣哧了老半天……

老爷子总觉得自己这个兵当得忒窝囊,在儿子面前也常常自愧不如。但儿子毕竟是自己的,他在那场战争中一下子就干掉了十一个敌人。只可惜被干掉的都是越南人,要是换上小鬼子那就更逮劲儿了。他常常这么想,更为儿子能替自己争了光而感到莫大的慰藉。

老太太没用多大的功夫,就把小家伙肚里异物掏尽了。小家伙终于平静了下来,这让大伙儿都松了一口气。

再说江河水他爷俩,按照苏春艳的叮咛,一出门就叫了个“的”。到了一家著名的大超市,转悠了老半天才找到了儿童食品专卖柜。柜里的奶粉可谓琳琅满目,不是进口就是合资的。经导购员一介绍,没有一样不是精品,其价格均在一百五到二百元之间。

江河水真的傻了眼,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。“妈的,这年头可真是人比人气死你,货比货得扔啊。”他朝柜子嘟囔了一句。

“赶紧的,家里还等着米下锅呐——我看这个就挺好。”儿子指着一罐标价二百多的品牌说。当爹的把目光慢慢移到儿子的脸上,噗嗤一笑:“妈的?这还用你说?你咋就跟你妈似的,总爱哪壶不开提哪壶?”

“一分钱一分货嘛,”儿子回答得干净利落。爷俩整的就跟哥俩似的。

最终,江河水还是买了两罐合资品牌,一百八十元一罐的。打车回家的路上,他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:“不是老爸小气。你妹妹能喝上这一百八十一罐的,也算是大富大贵了。那些山里的孩子指定连见都没见着过。”自打盘算买啥奶粉到现在,他不下几回想起了田秋香和王远山。

“有啥磨不开的?我不是打小也没吃过吗?”

进屋时,江河水看到老两口和苏春艳的脸上都挂上了喜悦;又见一改难受而欢实的小家伙,心里的愁绪全都云散了。他不知道,老太太已把和老爷子那段战地浪漫曲都说给了苏春艳。

“哎呀,我奶可真是个高手。”江怀军看着小妹妹不经意这么说了句。

这一说不打紧,知道咋回事儿的都又笑了,只有江河水懵了圈儿。他把奶粉递给苏春艳,“咋的?有啥见不得人的好事儿啊?”

“回头让咱妈再给你捣咕一遍,你就知道了。”苏春艳看到奶粉的标价、眉头陡然紧皱起来,“这也太贵啦吧?跟抢钱似的。”

江河水怕说不明白,就让儿子说了实情。“这都让我爸抠嗖了老半天呐,”江怀军说。

“别尽扯些没用的。孩子饿了,赶紧奶她。”老爷子说,有点儿急。

苏春艳按照厂家的说明,将奶粉给孩子调制了一小碗。小家伙吃得极香,近乎于贪婪,稍停片刻就会哭闹,直到把小肚子撑得鼓鼓的才罢休。

苏春艳盘算了一下:孩子照此吃法一个月非销去五罐不行,这可是整整九百块啊?尽管老两口跟她说,待孩子大些时可以调剂食用,可她还是觉得心口窝子堵得慌。

到了下午三时许,小家伙拉了一泡屎,很顺溜。屎是绿色的,这让大人们感到很新奇,觉得科技的进步让这个世界变化的有点儿猛。这小东西不仅时运佳,兴许还是个富贵命。苏春艳心里想。

江河水不管咋的也算是一方人物,尽管有些另类。因此,小家伙的到来或多或少都引起了一些轰动。前来道贺的、看新鲜或是凑热闹的人络绎不绝。但有一个人的出现却让他始料不及,甚至颇感受宠若惊。此人正是市委许书记的夫人——原市妇联的林主任。林主任已近古稀、白发苍苍,虽衣着质朴却不失雍容华贵。

“首长好!”江河水向林主任行军礼。

林主任拉下他行礼的手,“以后要改口,叫阿姨就行啦。”紧接着就与苏春艳和老两口一一握了手,管老两口叫老哥和老姐。林主任饶有兴致地说,今天上午杨卫中去市委开会时,将此事告诉了许书记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他说江河水这是功德之举,可敬可佩。本想亲临探访,可又无奈事务繁忙。因此非让自己前来探视不可。“孩子那?快让我瞧瞧。”她又对苏春艳说。

苏春艳将林主任让进孩子的房间,其他人紧随其后。小家伙正酣酣地睡着。林主任端详了许久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