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xcmxsw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一眨眼儿小随缘两个月了。一百八十元一罐的奶粉,让她吃的是那样的欢实与滋润。

这些日子,苏春艳总是愁眉苦脸,容颜常显憔悴。

江河水东奔西走,终于将小随缘的相关手续都办了下来,还为小家伙做了体检、种了疫苗。体验结果一切正常,这又让他去了一块心病。接下来,他就想着该如何为孩子做唇裂手术,这可不能马虎,事关孩子的一生。

于是,他在网上收索了许多唇裂手术的相关信息。一家国际民间慈善机构,令他喜出望外:这是美籍华人—王嘉廉先生,于一九九九年在美国发起并正式注册的。可又让他大失所望的是,这个机构的宗旨是专为贫困孩子实施矫正手术的。真正让他深感慰藉的是,关于唇腭裂儿童的属性,正如林主任说的那样、世界卫生组织早有界定:不属于残疾儿童的范畴。他真想知道做这种手术的最佳时机,可那些专家却各有说词:有的说越快越好,有的说三个月或六个月左右最佳。他对此没了谱。还有一个让他无法回避的现实,那便是手术的全部费用该是多少或大致多少?专家们的回答不是含糊其词就是答非所问,好像万变不离其宗:去当地医院咨询,最好去正规的大医院。妈的,啥叫大的?照此说法,全国得有成千上万个都不正规。不过,他最终还是了解到:唇腭裂和唇裂就有所不同,由此他非常自信地认为,小随缘属于轻度的先天性唇裂,费用再怎么着也不会超过一万元。

江河水把自己所了解的、以及判断结果和盘托给了苏春艳。他故意把话说得很轻松,佯作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她连日来的异常神情。

苏春艳长叹一息,“这年头一万元不算啥,一般家庭都承受得了。我担心的不是这个。”她似乎也是有意把话说得轻松自若。

江河水知道她担心的事情太多,尽量不再给她施加什么压力,只是笑了笑。其实,他心里也一直都不平静,甚至还隐约产生过难以启齿的担忧。

午饭刚过,还不到点儿苏春艳就准备上班去了。这可是她多年来稀有的异常举动,江河水的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兆。

“再过几天就立秋了,下午我抽空去给孩子买点儿啥。”苏春艳出门时说。

江河水只是面带微笑,心里开始慌乱起来。

苏春艳刚走不久,老两口就来了。他们几乎每天都过来,帮着江河水照料小随缘。

“老三哪?春艳这些日子心事太重,不会有啥事儿吧?”老太太问。

“不会,你就放心吧。”江河水说,“我早就看出来了。说真的,这孩子的消费也忒高了点儿,换上谁都不能没点儿啥想法。没事儿,过些日子、习惯就好啦。你们别理她。”

“我看没那么简单。”老太太有所担忧,看着儿子似乎还想往下说点儿啥,可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